188jbb信譽_寬容是陽光

北國的冬天,盡管各地都是冷的主旋律,白的主格調,但是啊,各地又總有不同的顔素!

  (一)

  馬銜山的冬天是趕著早班車來的,還不到立冬,就已經漸漸呈現出了冬天的景象。這一變化最早從山頂開始,山頂的矮草在晚秋就已經枯黃透了,經過幾個日夜的風吹日曬就散盡了所有水分,成了野火最好的燃料。

  入冬以後,冬天的特征顯得更明顯。那水源的崖頭,立冬不幾天,就挂上了明晃晃、亮晶晶的冰條子,也是從這裏開始,向山溝外延伸去了一條冰帶,白白亮亮,在太陽下直照人的眼睛。

  冬天一天比一天成長起來了。馬銜山的長居客——牦牛,前些天還在山頂上追逐、鬥角。一場風寒後全都搬到了山底,甚至躲進農人的村莊,在農戶的牆旮旯裏避著,你若不熟悉這種情況,認生這種長著兩支長彎角的動物,猛一看見,定會嚇一大跳,驚得魂不守舍。

  而山上的野鴿子,在崖石縫中“嘎達,嘎達”地叫著,耗盡白天黑夜,也不出來活動,所以,188jbb信譽們只能聽到它們的叫聲,而見不到它們的蹤影。

  山腳的農人,冬天也懶得動了,管你山上發生什麽天翻地覆的變化,也不願出了自己的暖屋子,走到山間領受山風的沖刺,觀察山的變化。好些動物也都冬眠起來,不願在風雪面前露臉,真一個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”

  我欣喜著,馬銜山冬天的特點,正是平原和山川的冬天所沒有的。

  (二)

  下雪了,下雪了,馬銜山的冬天豐收了,一身棉被襖。

  雪降落在馬銜山山頂上。

  雪降落在馬銜山山腰上。

  雪蓋住了馬銜山的黑土。

  雪蓋住了馬銜山的堅石。

  你不要認爲,這些雪降落下來,像柳絮一樣輕盈,像鵝毛一般細膩,像蒲公英的帶絨毛的種子一樣在風中飛。馬銜山的雪是陽剛的雪,耐不住這樣的性子,做什麽嬌容百態,做什麽纖纖細步,還做什麽“猶抱琵琶半遮面。”而是像流矢一樣,從高空下來時就選定了目標,“簌,簌”地往下沖,撞在土上,積累了,撞在石上,濺開了。

  雪落在山上,並不均勻。你看這一塊兒還是山的本色,那一塊兒已經積了一二尺雪。也別驚奇,我給你解釋,馬銜山是一座陡峭的石山,雪落在陡峭的石上,站不住腳,合身滾到石下,積累了起來;另外,還由于馬銜山強勁的風,它們把這一塊兒的雪一股腦吹到那一塊兒平坦的岩石縫中。這樣,多日的積累,就成了你所見到的景象。

  雪落在北國的土地上,白茫茫的一片。

  雪落在馬銜山上,白色素中漏出了一星半點的鐵青。

  (三)

  北風又起了。氣勢洶洶地來了。

  刮過枯樹,刮過農舍,刮過山石。我躲在暖暖的被窩裏,聽著屋外“呼呼”的風嘯,不禁打了一個冷顫。心想,屋外的物體,經受得起這樣的打磨麽?

  早晨,風止了。我發現樹木看著疲倦了,瘦得只剩骨幹了。村莊看著衰老了,滿頭的白發四散了。然而,山卻看起來更健康了,鐵青的顔色更旺了,滿身的筋骨更壯了,更加成爲村莊的屏障了。

  我明白農民們敢在北風呼嘯的夜晚安安穩穩睡覺的緣由了,他們身靠著雄健的馬銜山,居住在馬銜山的保護中,安心,幸福。

  北來的寒風,不管你有多麽強勁有力,也穿不透馬銜山的身軀。你在平原上肆意,馬銜山在這裏獨享安逸。

寫下這個題目的時候,我想到了很多相關的話。
哲學家康德說:“生氣,是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。”優雅的康德大概是不會有暴風驟雨的,心情永遠是天朗氣清。別人犯錯了,我們爲此雷霆萬鈞,那犯錯的該是我們自己了。
現代的戴爾•卡內基不主張以牙還牙,他說:“要真正憎惡別人的簡單方法只有一個,即發揮對方的長處。”憎惡對方,恨不得食肉寢皮敲骨吸髓,結果只能使自己焦頭爛額,心力盡瘁。卡內基說的“憎惡”是另一種形式的“寬容”,憎惡別人不是咬牙切齒饕餮對手,而是吸取對方的長處化爲自己強身壯體的鈣質。
狼再怎麽扮演“慈祥的外婆”,發“從此吃素”的毒誓,也難改吃羊的本性,但如果捕殺淨盡,羊群反而容易産生瘟疫;兩虎共鬥,其勢不俱生,但一旦英雄寂寞,不用關進柵欄,凶猛的老虎也會退化成病貓。把對手看做朋友,這是更高境界的寬容。
林肯總統對政敵素以寬容著稱,後來終于引起一議員的不滿,議員說:“你不應該試圖和那些人交朋友,而應該消滅他們。”林肯微笑著回答:“當他們變成我的朋友,難道我不正是在消滅我的敵人嗎?”一語中的,多一些寬容,公開的對手或許就是我們潛在的朋友。
三峽工程大江截流成功,誰對三峽工程的貢獻最大?著名的水利工程學家潘家铮這樣回答外國記者的提問:“那些反對三峽工程的人對三峽工程的貢獻最大。”反對者的存在,可讓你保持清醒理智的頭腦,做事更周全;可激發你接受挑戰的勇氣,迸發出生命的潛能。這不是簡單的寬容,這寬容如硎,磨砺著你的意志,磨亮了你生命的鋒芒。
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,但188jbb信譽有義務捍衛您說話的權利。這句話很多人都知道,它包含了寬容的民主性內核。良言一句三冬暖,寬容是冬天皚皚雪山上的暖陽;惡語傷人六月寒,如果你有了寬容之心,炎炎酷暑裏就把它當作降溫的空調吧。
寬容是一種美。深邃的天空容忍了雷電風暴一時的肆虐,才有風和日麗;遼闊的大海容納了驚濤駭浪一時的猖獗,才有浩淼無垠;蒼莽的森林忍耐了弱肉強食一時的規律,才有郁郁蔥蔥。泰山不辭杯土,方能成其高;江河不擇細流,方能成其大。寬容是壁立千仞的泰山,是容納百川的江河湖海。
與朋友交往,寬容是鮑叔牙多分給管仲的黃金。他不計較管仲的自私,也能理解管仲的貪生怕死,還向齊桓公推薦管仲做自己的上司。
與衆人交往,寬容是光武帝焚燒投敵信劄的火炬。劉秀大敗王郎,攻入邯鄲,檢點前朝公文時,發現大量奉承王郎、侮罵劉秀甚至謀劃誅殺劉秀的信件。可劉秀對此視而不見,不顧衆臣反對,全部付之一炬。他不計前嫌,可化敵爲友,壯大自己的力量,終成帝業。這把火,燒毀了嫌隙,也鑄煉堅固的事業之基。
你要寬容別人的龃龉、排擠甚至誣陷。因爲你知道,正是你的力量讓對手恐慌。你更要知道,石縫裏長出的草最能經受風雨。風涼話,正可以給你發熱的頭腦“冷敷”;給你穿的小鞋,或許能讓你在舞台上跳出曼妙的“芭蕾舞”;給你的打擊,仿佛運動員手上的杠鈴,只會增加你的爆發力。睚眦必報,只能說明你無法虛懷若谷;言語刻薄,是一把雙刃劍,最終也割傷自己;以牙還牙,也只能說明你的“牙齒”很快要脫落了;血脈贲張,最容易引發“高血壓病”。“一只腳踩扁了紫羅蘭,它卻把香味留在那腳跟上,這就是寬恕。”安德魯•馬修斯在《寬容之心》中說了這樣一句能夠啓人心智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