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d搏彩吧-胭脂春意

 七分鵝黃,三分新綠。春風吹來,柳婆娑;天邊一抹胭脂色,日升日落時最濃。春天裏常常夢回,只爲懷念那朵還沒有盛綻就已凋落的桃花。夢裏胭脂醉,熱淚濕臉頰。

三兒的工作很忙,在一家公司加工出口件,過著三班兒倒的日子。沒辦法,平凡的人總要爲柴米油鹽付出代價。三兒的代價就是十八年的大好青春都用在了工作上。彈指間已四十挂零,唯一值得驕傲的是妻子溫柔,兒子懂事。

三兒有一個習慣,每到春暖花開的時候,總要請兩天假回老家,名義上是看望父母,其實是爲了看一眼家鄉山坡上那棵正花開燦爛的桃花。更確切地說是爲了看一眼埋在桃樹下的一處荒冢。

三兒時常望著家鄉的青山外發呆,潑墨的山形,遠樹凝寂。有時一直站到黃昏,看天空輕柔的暝色,聽歸鳥聲聲。山坡上那棵桃樹是他和瑩瑩親手種的,如今已枝繁葉茂,樹下成蔭。瑩瑩比三兒小兩歲,那一年瑩瑩十四歲。他們手牽著手一同到村後的山坡上放著羊,讀著書。

三兒和瑩瑩從小一起長大,又在同班,說是青梅竹馬一點兒都不過分。三兒學習很好,時常和瑩瑩談著理想,兩個人約定要一同考上大學,到山外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。瑩瑩學習不是太好,卻事事都順著三兒,三兒說要一同考大學,瑩瑩一百個支持。即使學習不好,也會一直陪著三兒學習,所以村裏人便會時常看到三兒和瑩瑩出雙入對,形影不離。就會有好事的村民開著他們的玩笑:瑩瑩長大了一定要給三兒當媳婦呦!三兒的心思都在學習上,瑩瑩卻羞紅了臉,如同一朵剛剛含苞待放的桃花。

在山坡上讀書時,有時瑩瑩故意把母親的胭脂塗到臉上,抹了紅嘴唇,在三兒跟前晃悠;問三兒:三哥,看3d搏彩吧的腮紅好看不?大眼睛眨著,一頭長發甩到身後,等著三兒的回答。三兒嘴裏說著好看,眼睛卻沒有離開書。瑩瑩就會假裝生氣,三兒只好放下書,仔細打量著瑩瑩,嘴裏贊美著:瑩妹真好看,和桃花一樣漂亮!這句卻是三兒的心裏話。瑩瑩立刻轉憂爲喜,目視著遠方,眼裏滿是憧憬。

三兒和瑩瑩種的那棵桃樹,已經長到了一人多高,春來時滿樹的桃花開放,像是在山坡上燃起了一團火,樹下又會多了兩個少男少女的身影。有時也一同看小說,到忘情處,花瓣落在肩頭都沒有察覺。

一場狂風吹落了滿樹的桃花,也吹落了埋在三兒心裏那個美好的夢。就在兩人沿著村外的道路趕羊上山時,一輛疾馳而來的農用三輪車向三兒駛來,三兒只覺得身子一晃,被身邊的瑩瑩推到了路旁。三輪車駛過,瑩瑩卻是滿臉血迹倒在了地上。“瑩瑩……”三兒的喊聲震動了遠近的群山,久久回響在山谷中。

那朵桃花過早的凋謝了,花瓣隱進了泥土,已經走進了下一個輪回。瑩瑩被埋在了那棵桃樹下,沒有碑,只有一個土饅頭。春風透過樹枝,在輕輕地哭泣,鳥兒啁啾唱著挽歌。在三兒心裏有一座永遠不倒的碑,一朵永開不敗的桃花正在笑迎春風。清純的眸子,圓圓的笑臉,飄逸的長發,在三兒心中是一幅清晰的肖像。而現實裏卻是:伊人長眠荒冢內,只剩桃花傷春風!三兒的淚被風吹幹了,夢裏卻時常淚濕衾枕。

站在桃樹下,柔柔的風撫著三兒的臉,似那柔情的顧盼。桃花上一抹胭脂紅,染紅了春天,染紅了天邊的雲霞。雖然沒有成就一番事業,爲了心中的那朵桃花,三兒會好好活著。

春天裏的愛戀,一抹胭脂春意,讓人懷念一生,牽挂一生。

後記:時至清明,只爲祭奠一場清純的愛戀,祭奠已經被埋葬的夢!


 夜深了,靜坐于案上,幻想在一個不經意的日子裏,能夠有一場美麗的邂逅。總是在不經意間出現,那一刻,只是無言,因爲千言萬語道不出心傷,千言萬語道不盡心涼,所以,只能用心,用眼神去感受一切。

歎一聲戲如人生,卻不知人生如戲,只是一味感懷那一段段素未謀面的人生曆程,只覺得戲文裏演得真切,好似那就是自已苦尋多年的前塵往事,是否能堪破?淩亂羅衫,少年髻上白,爲伊憔悴,飄零風雪外。任它芳華嫣語,終不過一場清秋夢黃粱。庭院深,幽曲徑,玉枕冷紗櫥,把酒賦黃昏,空余悲詩三兩篇。清風碎,無影蹤,情歸何處?去,忍痛不相尋,留待惆怅到月明。期冀經年人獨悲,不想匆匆過這一世,是否還有機會共醉,豈不快哉?

今夜無眠,漫倚軒窗,看月落西窗映白光,滿腔朦胧心事,皆賦予了樹梢上遊曳地月,心在顫抖。月色如洗,只一人在憂郁的眼神裏哭泣。獨倚欄,遙相望,飛雪連天歸路茫,白了天地盡蒼茫。

茫茫旅途,依依紅塵,讓執著的靈魂見證了什麽?寫下心情零亂的篇章,有種浮華過盡的悲涼。蓦然回首,淡月如霜。晚風急過,相思已泛濫成災。望夜輕霜,惆怅幾許,誰人還念舊時顔,卻把水中殘月當鏡花。

世間的心酸留守,早已看透,卻懷念曾經月夜輕柔,曾經的過往,本該隨風逝去,可那呢喃細語卻萦繞心頭,掀開了塵封的記憶。曾經的誓言太過輕薄,怕歲月蹉跎,忘了我們彼此來時地模樣,所以我更希望能與你共醉一場,是否也只是單人癡妄?梅花落,余香留,塗添傷感別離意。拾殘花,葬木旁,秋盡冬來此花開。

如若我們的誓言已經蒼白,我甯願此生不見,用一生的時間,把你的點滴回味珍藏。品一杯相思釀的酒,擁抱你,一起共白頭。或深或淺的腳步,行走這無人的冷夜,心早已空白。

庭前梨花瓣瓣落,相許情深終也錯。默然相守也變得奢侈。一首曲,苦了長相思,瘦了人影,濃濃筆墨下,掩蓋不了深入骨髓的愁,回憶成殇,只怕早已失去了共醉的機會。缺月挂疏桐,漏斷人初靜,清冷的月光落滿了一地的悲涼。獨立沙洲,有恨無人省,唯有缥缈的孤鴻,在我心頭萦繞無盡的哀愁。泠泠的風也冷了薄衣,忽而才明白已過了很久。

君可知,只因那一世我不經意間回眸望了一眼,我修行千年,只爲能和你共醉一場。

千人戰幾番秦淮水飄紅夜。莫回首,百年相思難解。

四周還是很靜,無邊的樹影招搖著,給原本深沉的月色抹上一層濃黛。風又匆匆地來了,與窸窸窣窣的樹葉搖擺聲一起,織成了甯靜中的寂寞,若即若離。這個闌珊的長夜裏,絲絲縷縷牽絆住我寂寞的靈魂。

君可知,只因那一世我一心一意許下生死相約,我等待千年,只爲能這一世長相守,共白頭。

倚窗而望,眼波流轉,場景變幻,蓦然瞥見你淡雅的容顔,嫣然一笑,悄然退場,隱匿于繁華之下。3d搏彩吧站在窗前,聽著叽叽喳喳的鳥鳴,想象著浮生若夢的真真假假,路過地人一颦一笑,是不是早已移入眼簾,定格畫面。

離歌散盡,回憶成殇,六道輪回前塵忘,終是難得有情郎,梨花酒帶香,回憶涼,蹉跎了時光,可否醉一場,離歌唱,碎了人愁腸,只怕是癡妄,只怕這一次,再難提筆爲你成一絕句,唯有月下獨酌,不負這清淺月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