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T網試玩/家有牛媽

GT網試玩有一個“三面婆婆”,她其貌不揚,彎彎的眉毛下長著一雙小眼睛,高高的鼻梁下有一張不折不扣的婆婆嘴,並且她“迷信”、“羅嗦”、“老土”,但這些對我來說卻有著特殊的含義。
迷信的婆婆
我的婆婆封建、迷信,常常求神拜佛。
有一次,外婆找了一個人給我算命。結果,那人說我命不好,她居然信以爲真了,整天悶悶不樂,還時常找她的“道友”一起嘀嘀咕古地商量對策。
幾天後,她說要帶我去天鵝湖玩,我高興得不亦樂乎,立刻收拾行李,准備出發。但到了天鵝湖的半山腰我才知道,其實,她是想帶我去拜佛。因爲天鵝湖的山頂是一座叫南天門的廟,而從天鵝湖到南天門全是陡峭崎岖的山路,只能步行上山。看見婆婆那樣虔誠,沒辦法,我只好跟著她走山路。一路上,地勢險要,到處懸崖峭壁。走上來,仿佛比登天還難。還沒爬到一半,我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,可婆婆卻依然興致勃勃地走著,仿佛她怎麽走也不累似的。我們的汗水就這樣一滴一滴地流著,不只不覺中,我們已經走了一大段路了。可就在這個時候,意外發生了。由于婆婆的腳一下子沒站穩,重重地摔了一跤,我連忙上去拉婆婆,可婆婆太重,我怎麽也拉不起來。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哀求道:“婆婆,咱們回家吧!”婆婆沒有吭聲,過了一會兒,婆婆慢慢地坐了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灰,然後她又緩慢地站了起來,走了幾步,故作輕松地說:“孫兒,我沒事。”可突然,婆婆眉頭一皺,她卷起褲子,我看見婆婆的膝蓋裏滲出鮮紅的血液。我驚呆了,嚇得楞了半天,可婆婆卻只是簡單地包紮了一下。之後,便咬著牙,忍著痛,繼續帶著我向前走。我緊跟其後扶著她,生怕她再次摔倒。望著眼前的婆婆,此刻,我心中的敬佩之情由然而升。終于,皇天不負有心人,幾個小時後,我們來到了小廟。此時,我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了,可婆婆卻依舊認真地拜著佛。只見她神情嚴肅,慢慢地閉上眼睛,用長滿老繭的雙手擺弄著香紙,還小聲地祈禱著:“菩薩啊,你一定要保佑我的乖孫子啊!”聽著這一句句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,我深刻地體會到了婆婆爲了讓我平安的用心良苦。
唠叨的婆婆
我的婆婆還很唠叨,她的嘴就想一個話匣子,裏面總有說不完的話。平時,就算我犯的是一點兒小錯,她也會大作文章,說上半天。如果是大錯,那就別提說多長時間了。
有一次,我數學因爲粗心只得了九十七分。本來九十七分也不算差,可婆婆卻小題大做,足足訓了我二十幾分鍾。並且,她說了半天全是說的那幾句話。漸漸的,我聽煩了,便反駁了幾句,可不小心被她聽見了。結果,她就又和我講了許多大道理。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去了,婆婆也已經說得口幹舌燥了,于是,她便放了我一馬。我高興地打開電視機,結果,發現動畫片已經播放完了。頓時,我心想:“唉,都是唠叨惹的禍。”
因爲我每天總是愛犯一些小錯誤,所以經常被婆婆訓斥。漸漸的,那一聲聲“恐怖”的唠叨聲便開始回蕩在我的腦海裏。並且,由于經常聽婆婆唠叨,我漸漸開始習慣了這種唠叨聲,還發現了唠叨帶給我的好處。
一次考試,我做完了題,剛想休息一回兒,可忽然,那一聲聲唠叨聲又開始在我的腦海裏回蕩起來。于是,我便目不轉睛地看著試卷檢查起來。不一會兒,我發現了“漏魚之網”,便立刻把錯題改了過來,結果,我考試得了一百分。那時,我默默地感歎道:“今天多虧了那一聲聲唠叨的話語。”
樸素的婆婆
平時,我的婆婆總不愛打扮,穿得寒酸極了,發型也不怎麽時髦,就連一兩件像樣的首飾也沒有。于是,我總勸她平時多注意一下打扮,就算不顧及自己的面子也要顧及我的面子吧,可她卻說把錢花在這上面是浪費。
一次,我婆婆又讓我和學舞劍,我原以爲那劍使起來氣勢如虹,便答應了她,還讓婆婆給我表演兩招。但是,我卻想得大錯而特錯,只見婆婆使得軟綿綿的,仿佛在扭秧歌似的。與我在電視裏看到的武俠片簡直是天壤之別,當時我嗤之以鼻,覺得婆婆很老土。于是我失去了興趣,每天只是敷衍了事。
一個月過去,我慢慢地發現,婆婆的身體變好了,風濕關節炎也有了好轉。我問了問婆婆是不是有什麽秘方,婆婆說:“別看舞劍扭秧歌,這些看起來都很老土,但是只要堅持下去,就能鍛煉身體。你看我,以前體弱多病,現在身體比你爸爸還好呢!而我讓你練,也是爲了增強你的體質。你看你,平時走幾步就喊累,這都是因爲你體質不好。”婆婆接著說;“平時,我們不能過度地追求物質上的享受。假如我們平時把錢都用在打扮上,咱們還吃什麽,用什麽呢。要知道,錢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。”聽了婆婆的話,我受益非淺,還明白了婆婆老土的原因。
我的婆婆雖然迷信,但她那樣做全是希望我一家平安;我的婆婆雖然羅嗦,但她也是爲了教育我;我的婆婆雖然很老土,但她卻是一個追求精神富有的人。
這就是我的三面婆婆,一個偉大的老人。

此牛媽並非彼“牛媽”,她是本人獨一無二的老媽,“牛”得偉大,“牛”得光榮。她不僅屬牛,還酷似這種生物,且聽我一一道來。
湊巧,牛媽生了個牛女,于是乎,生活就充滿了趣味和溫馨。衆人皆知,牛也有懶勤之分,我家的牛媽就是不折不扣的懶牛。傍晚,月亮才一上崗,她的杏仁眼早眯成了一條線。每當我看見,總想起豆腐被菜刀切了一道的樣子。
清晨,我早早起來,過了十幾分鍾,牛媽踮著腳尖像跳芭蕾舞般溜出來。我笑著打趣:“呦?你不是李玉剛的正宗‘剛絲’嗎?那飛揚的水袖不是你的最愛嗎?什麽時候迷上芭蕾了?還有,媽,你可是咱家最喜歡睡懶覺的人,怎麽起得這麽早?”牛媽瞪我一眼:“放連珠炮呢你!這麽多問題要我咋回答?聲音這麽大,也不怕把你爸吵醒。這麽早就起,還不是因爲有個上學的丫頭?昨天你差點遲到,我生怕今天晚了,就設了鬧鍾。”我挺震撼。
因爲本人學業繁忙,經常點燈熬油奮戰到深夜。她總是在睡了一覺後,從暖暖的“牛窩”裏爬起來,小心翼翼地推開書房門,睡眼惺忪地探進一顆腦袋。由于白熾燈明亮刺眼的光線,她在這時將擺出如下經典動作:狠狠地閉上眼,眉頭皺成“八”字,哈欠連聲。會迷迷糊糊的這樣說:“做完作業快去睡覺,這都幾點了!沒有充足的睡眠就不能保證第二天的學習,得不償失呀!”我被一大堆作業弄得心煩意亂,聽到這話,緊緊鎖住眉頭,語氣是萬分的不耐煩,伸出手像是趕蒼蠅一樣揮舞幾下,“哎呀!知道了,知道了!我還剩下很多呢,別再打擾我了!”她歎一口氣,輕輕掩上門。過不了半個小時又忍不住進來唠唠叨叨:“行了嗎?怎麽還沒做完?”我忍不住心中的焦躁:“你有完沒完!明早做飯你起不來,我怎麽辦?你睡你的,我做我的,你不要煩我了!”等到這頭懶牛實在困得撐不住了,我還泡在題海裏,桌上是摞得高高的書,而我閱千卷書的眼睛早已粘澀,可是映入眼簾的還是那似乎永遠做不完的試卷:基礎題、鞏固題、拔高題、壓軸題等等,應有盡有,讓人目不暇接。
第二天,牛媽望著我那足以媲美國寶的黑眼圈,心疼卻無力。她只好讓我每天吃得好一些,再好一些。于是本人的膳食越發精致,尤其注重味美、質優,力求“餐餐不重樣,吃吃更健康”的營養法則。我家牛媽在這方面水平絕對一流,家常小菜搖身一變,色香味俱全,還未端上餐桌,光皺皺鼻子深吸一口,就讓人垂涎欲滴。凡是品嘗過的人,無不豎起大拇指贊歎道:“牛!”每當我賴在書房不出來吃飯時,她的殺手锏就是端一盤菜,在門口晃幾下,肚子早已大唱“空城計”的我,乖乖走出來。抄起筷子,我狼吞虎咽,風卷殘雲。她在一旁看得滿足,笑得甜蜜。老爸總調侃她:“看把你美的,嘴巴快要咧到耳朵根了!”我一邊吃,她一邊夾,“好吃嗎?多吃些。”恨不得讓我把碗也吞下去。想來本人十分慚愧,她如此殷勤,但我卻不領情:“我自己來,嘴饞胳膊長,又不是夠不著,你吃你的吧。”她連聲答應,一塊瘦肉在半空卻轉了方向,落入我碗中,令我哭笑不得。看著她熱切的眼神,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咽回去。不僅如此,牛媽特愛在我大快朵頤之時逼問:“昨天晚上又到了幾點?”有時太晚,沒辦法,編一個。
老媽不僅廚藝“牛”,更牛的是對美的追求。其人酷愛逛“淘寶”,掏包自然不會少。一天放學,她神秘兮兮,面上桃花朵朵開,我一詢問才知曉,原來是中意了幾件寶貝衣裳,她正在想象著穿上後的陶醉樣兒。罷了,隨她,但牛媽循循善誘:“我新置花裳,你能不贊助幾個?”無奈,我只得從小金庫中取出紅豔豔的“毛主席”,戀戀不舍的跟它們做最後的告別。家中常呈現這樣一幕:我愁眉苦臉,她“化緣”成功,喜上眉梢。下單,打款,接著,她便苦苦等待賣家發貨,一天數次查詢物流,其迫切心情讓我歎爲觀止。快遞送到,她一把撕開包裝,返回臥室,穿上新衣,攬鏡自照,再邁著款款“牛步”出來,連聲問道:“好看嗎?合適嗎?”我怎敢拂了她的意?只得不斷附和。她飄飄然似乎認爲自己天仙下凡,老爸與我暗暗唏噓不已。
一日,我無意間點開她的“購物車”,不禁瞠目結舌,50件的上限已經滿得要溢出來。怪不得她總恨“車”內空間少,常常添了再刪,刪了又添。牛媽曾有言:“唉!美衣固然好,兜中錢少,欲拍寶貝,恨囊中羞澀,望價格頗高。吾最愛兩花:‘有的花,盡管花’。女兒呦,今後有錢了,金子大把抛,新衣天天抱!”我汗顔。平日裏,她一見到家中有幾張票子,馬上迫不及待地送入商家手中,剛添了風衣,又盯上了皮裙,再看中了長靴……務必要紅妝素裹,分外妖娆,牛媽方才眉開眼笑。老爸曾長籲短歎曰:“女人永遠都缺衣服!”現在,我只能說:“此乃真理!”牛媽對自己的網購眼光深信不疑,她一旦認准,便和賣家討價還價軟磨硬泡,勢必將之拿下,啊!這是多麽令人欽佩的牛性韌勁!
家有牛媽,喜多多,趣多多。得媽如此,足矣!我的人生旅程即將走過十五歲,只求她能和我至少再相伴五十年。長路漫漫,蓦然回首,燈火闌珊處,讓GT網試玩總能看到她默默相隨的身影。